思凡·孽海记

【思凡·孽海记】

削发为尼实可怜,
禅灯一盏伴奴眠。
光阴易过催人老,
辜负青春美少年。

【山坡羊·思凡】

小尼姑年方二八,
正青春,被师傅削了头发。
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换水,
见几个子弟游戏在山门下。
他把眼儿瞧着咱,
咱把眼儿觑着他。
他与咱,咱共他,
两下里多牵挂。

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
死在阎王殿前由他。
把那碾来舂,锯来解,把磨来挨,
放在油锅里去炸,啊呀,由他!
则见那活人受罪,
哪曾见死鬼带枷?
啊呀,由他,
火烧眉毛且顾眼下。

【香雪灯·思凡】

佛前灯做不得洞房花烛。
香积厨做不得玳筵东阁。
钟鼓楼做不得望夫台,
草蒲团做不得芙蓉,芙蓉软褥。

我本是女娇娥,
嗳!
又不是男儿汉,
为何腰系黄绦,身穿直缀?

见人家夫妻们洒乐,
一对对着锦穿罗。
阿呀天吓!
不由人心热如火,
不由人心热如火!

【风吹荷叶煞·思凡】

奴把袈裟扯破,
埋了藏经,弃了木鱼,丢了铙钹。
学不得罗刹女去降魔,
学不得南海水月观音座。

夜深沉,独自卧,
起来时,独自坐。
有谁人,孤凄似我?
似这等,削发缘何?

恨只恨,说谎的僧和俗,
哪里有天下园林树木佛?
哪里有枝枝叶叶光明佛?
哪里有江湖两岸流沙佛?
哪里有八千四万弥陀佛?

从今去把钟鼓楼佛殿远离却,
下山去寻一个年少哥哥,
凭他打我骂我,说我笑我,
一心不愿成佛,不念弥陀般若波罗!

(尾声)
但愿生下一个小孩儿,
却不道是快活煞了我!




谁不是 来人间头壹遭
管不了太多的地厚天高
胆敢对佛陀撒个娇

哈啊~ 青春年少
只叹呐 光阴催老
哈啊~ 怪壹阵春风料峭
看不破这尘嚣

他是个 偷心盗
他眼底眉梢 围着我 绕啊绕
路迢迢 夜悄悄 等明月来相照
意中人 与我赴良宵

——孽海记,黄诗扶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6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