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社會的根源是信神

“人人因受造而平等”,這句話首先是承認造物主的存在。作為受造的一個族類,不完美的或說有罪的人在這層規律上是平等的。

法律以及依此建立的政府是為了約束和調和平等的自由民之間的關係,有限讓渡自由建立國家是為了保護自由民結成的社會共同體。

法治社會的邏輯推演和根源還是來自信神。In God, We Trust.

如果不是這個邏輯,那就是毛澤東認識到,「文化大革命」是“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過七八年又來一次。”

為什麼毛澤東屠了千萬中國人,中國人還認毛是中國人民偉大領袖呢?

「七八年又來一次」,毛是懂中國人的。

“人人因受造而平等”如何在世俗生活中得到體現?那就是法治。

法律根本是來自神的律法。神是抽象的,法律則是具體的條文,是跟隨神造世人的道德規條衍生出來的。“人人因受造而平等”,在法治下得到實現。

信神才能實現法治。不信神,法律就成了被人利用打壓異己的暴力工具,也就是中共所謂的“刀把子”。

中國「男女有別,長幼有序」的儒家道德秩序是圍繞著人建立起來的。如果對照以神為本源建立起來的法治社會,中國從來就是一個無序的非法治社會。

一個非法治社會,就是要塑造一個全能的個人,作為社會秩序的核心,以前是皇帝,現在是黨。各種會道門,比如白蓮教、法輪功都是如此。

所以,中國無法建立穩定的法治社會問題的核心和根源,就是不信神。

「黨天下」塑造出來的領袖核心比「王天下」塑造出來的皇帝還要low.

這是因為皇帝是「天子」,是溝通天地人三界的“王”,代表神統治世間,其找到了君權天授的根源上的合法性。

而共產黨直接否定了神的存在,又不得不塑造一個超越法律無法無天的黨人作為全能的權威。

人無法取代神,人的各種缺陷侵蝕了全能的權威,威脅到統治秩序,接下來就不得不開動宣傳機器不停的製造謊言,強化一個在人當中根本就不存在的絕對權威和絕對真理。

中國最好的出路,不是推翻帝制,而是議會制君主立憲,這樣既保留了君權神授的合法性象徵——皇帝,又能在上帝絕對權威之下開啟民主共和。

因為這樣做更符合中國的歷史和政治文化傳統。

武昌起義之後中國沒有順利走進民主共和的原因,是信仰危機導致的。

推翻帝制,也喪失了君權神授的絕對權威和來自上帝的精神源泉。

由於中國皇帝長期對“上帝”的壟斷,皇帝以下是沒有對上帝認知和信仰的「特權」的。這就與美國獨立革命有了根本不同。

美國獨立革命發生在歐洲基督教改革之後,當時殖民地民眾普遍有「人人皆天子」的新教信仰,並基於此形成了對造物主最高權威的基本認同。美國獨立革命之後,形成了以憲法為保障的上帝之下的法治國家也就順理成章了。

美國的國家箴言:In God,We Trust,這句印在每張美元上的話,很好的詮釋了美國的來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7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