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体验、族裔识别和文化复兴

人生天地间,很渺小的。个体在历史的车轮面前,无能为力,历史是注定的过去和未来,当下不存在。因为从来没有一刻的当下静止下来。人最好的存在,就是自由自在的做好自己。人生是有来无回的一场体验,让自己快乐很重要。 “有”不过是暂时的,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无”才是永恒的。

信仰一种宗教,喜欢一种文化,爱好一种生活体验,自己快乐就好,完全没必要强迫自己,更没必要强迫别人。就像你喜欢喝咖啡,我喜欢茶,没有哪个更好,自己好才是真的好。

生命的过程,是一个不断追求理想和幸福的时空旅行。因为每个人对理想和幸福看法不一样,所以走的路也是千差万别。有人喜欢自由自在,有人喜欢循规蹈矩,有人认为法治和民主很必要,有人认为强权和等级更重要,各个偏好不同,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生命的体验和存在的意义。随时而变,自然而然就好。

加拿大有两位印度锡克族重要政治人物,一位是联邦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ingh Sajjan),还有一位是国会新民主党党魁驵勉诚(Jagmeet Singh)。他们都裹着头巾,有很强的民族识别。在自由的国家,一个不尊重自己族裔甚至以之为耻的人是没有政治前途的。

尽管我对今天的中国人很失望。但我还是尽量的尊重我遇到的中国人,像尊重其他族裔一样的尊重中国人。中国人既不是一个固定的概念,也不是一个普遍的概念。中国人是一个当今世界受害最深的群体,不但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搞不清要往哪里去。混乱的内斗和革命是这一百年的主题,这塑造了今天的中国人。

中共毁了中国,主要是摧毁了中国人正常的心智。中华民国也救不了中国,破镜难重圆,何况很多民国派并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民国。近二十年内中国实现民主化是不可能的。中国还会一天天的坏下去,还远没到最坏的时候。只有到了最坏的时候才有反转的可能。未来中共国和中华民国可能都会消失在历史的烟云里。

编钟的演奏,音随乐动,清脆悦耳。编钟是公元前5世纪周代的乐器,随州出土的曾侯乙编钟,不但铸造工艺高超,对音阶的掌握也有很高的水准。

周代存续了八百年,封邦建国,以上天-天子-子民为政治伦理,建立了发达的政治文明。 In God We Trust,这句美国国家箴言,也是周代的信仰。秦取代周,是野蛮对文明的征服。谭嗣同说:“ 两千年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两千年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就是在讲秦以后败坏的政治,延续到中共,坏到了极点。

中国人需要重新认知和理解人性,也就是发起东方的文艺复兴。有人讲崖山以后无中华,实际上如果要正本清源,更应该上溯到先秦及以前。欧洲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把人类带入新的文明时代,希腊罗马和基督教已经是被充分挖掘的宝藏,新的宝藏或在东方。

更往前,不分东西,更没有中外之别,人类文明是同源的。人类的进步,就是不断用真实的人性对人类源头的再认识,是找回自我,重返灵魂和精神的故乡。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