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大选看未来中国宪政危机

平时看民运人士、基督徒、法轮功、蚂蚁邦、民国派、流浪画家、民主革命人士、各种各样的政治评论人士……都是观点各异,还经常唇枪舌战,甚至围攻私人住所、爆发肢体冲突,但对于挺川普这个动作上倒是异乎寻常的一致。很有意思的现象。

我周围的邻居,法裔的、义大利裔的、南美拉丁裔的,没有一个看好川普。他们的观点与很多中国人大不相同。不少中国人把灭共的希望,甚至家仇国恨的消解寄托在川普身上,只能是一厢情愿。把“中国病毒”挂在嘴边的川普可能都会觉得这些中国人很可笑。没有任何人值得崇拜,尤其是政客。

昨晚,意大利裔邻居牵着狗按我家门铃,问我在看美国选举吗,认为谁会赢。我说,川普吧。他一脸诧异,连说”NoNoNo, are you serious?“ 对面法裔邻居更是直称川普是”Gangster“。

川普许多涉及种族歧视的言论在现代文明国家是很难被容忍的,但不少华裔习以为常,或者其中本来就有不少种族主义者。

川普是个痞气十足的人,很有点像刘邦。刘邦不喜欢儒生,有人戴着儒生的帽子来拜访刘邦,刘邦就把人家的帽子摘下来,往里面撒尿。一般来说,中国人更喜欢刘邦。这是个很有意思的民族性问题。

拜登还没正式被确认,各国就纷纷道贺,这其实说明一个问题——不是拜登多招人喜欢,而是川普很不招人待见。川普与邪恶的中共为敌更像是误打误撞,更多的是在盟友内部挑起争端,既不讲国际规则,也没有江湖道义。比如,加拿大按司法合作拘押孟晚舟,两位加拿大人被中共绑架,川普不设法解救,却想以此为贸易谈判筹码。

川普身上有明显反建制和自恋型的痞子性格,这对中国人来说非但不陌生,反而很亲切。因为从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到今天的习近平都是痞子闹革命或坐天下。近代革命以来,不管是哪一派的中国人,都深受痞子精神的侵染,尽管表现出来的有时候是显性,有时候是隐性。

以此而言,川普手握重权又兼具痞子性格,简直就是满足了中国人对剿共革命领袖的天然想象和人格要求。但很可惜,在成熟的文明社会,川普的这些人格特征做一个普通人都是很难被接受的,更别说当总统了。不见容于宪政制度下的文明社会,却能获得反共华人大力追捧,这种内在的分裂和契合很值得玩味。

秦以前,中国是有贵族的,君子就是贵族里的杰出代表。礼乐教化,诚实得体是对君子起码的要求。孔子说周借鉴了夏商两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周代遵循周易的变革思想,“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贵族君子追求至善至美,尽其所知所能。秦后,皇权至上,贵族没了,只剩下跪族。

不想当跪族,只有反叛一条路。国民两极分化,要么膜拜权力唯唯诺诺,要么反叛权力搞草根起义,围绕权力,其路子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已经远远不是这句话的本意,倒颇有点马基雅维利功利主义。但马氏不但有《君主论》,还有《李维论》,详细分析权力分立和制衡的好处。

中国人爱造神,或造君王之神,或造反叛之神,而且经常把国家的太平治世和个人的幸福生活寄托在某个天降伟人身上,国民性格很容易极端化,应该是与长期的权力高度垄断、贵族和贵族精神缺失有关。以至今天形成“天不生川普,万古陷长夜”的偏激思想,也是有历史渊源的。精神病不是一天形成的,要改也得慢慢来。

中国文化里最缺的是有独立人格、使命担当,始终恪守美德和荣誉高于一切的贵族精神。先秦时期“君子无所不用其极”,就是追求至善至美的贵族精神。秦后,贵族精神逐渐“零落成泥碾作尘”,痞子精神开始盛行。毛泽东就很会搞痞子运动。痞子反知反智、煽动民意或暴乱,一不留神还恶狠狠咬你一口,是典型的民粹。

民粹也不是上来就往你脸上啐唾沫,而是跳过既有的民主程序,贬低多元政治参与竞争的重要性,以某种人民集体利益为诉求,「来对抗腐败或是在其他方面道德较差的菁英。」(Jan-Werner Mueller)在没有代议民主存在的国家,民粹就会演化成单纯的极权或独裁。

中共建政的两个重要思想支柱,一个是民粹主义,另一个是民族主义。毛时代盛行民粹主义,这也是毛取得共产革命成功的法宝。 8964后,则盛行民族主义。这可能是因为邓小平不喜欢民粹主义,且其本身就是民粹主义的受害者,但又需要填补89屠城后的精神真空并寻求中共继续执政的合法性。

人民,从广义上说就是乌合之众。但民粹主义阴谋家和独裁者利用乌合之众的盲目和非理性获取政权,建立“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民主专政”。由于人民是个集体概念,个体是不受保护的,可以任意的被掌权的民粹分子剔除出人民之外,成为人民的公敌。无疑,民粹政治人物无不对“人民”这个定义和工具青睐有加。

毛泽东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邓小平甚至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习近平拾毛氏牙慧:“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这些独裁者深深感受到,民粹主义语境下的“人民”不但是他们获得绝对权力最有效的工具,还是他们的背锅侠和炮灰。

美国有政治观察人士认为,川普不少言行和主张诉诸民粹主义。民粹主义,简单说就是煽动草根群众造反,搞人民民主专政。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中国历代农民起义,基本都是民粹主义的表现,但每次的结果都事与愿违,都重建并强化了帝王绝对专制的国家体制。

《乌合之众》的作者勒庞认为,在羊群效应下,民众为了追求幸福,会愿意牺牲自由,追随强力领袖,赋予他绝对权力,并为他所宣扬的理想牺牲一切。一言不合就暴动,这一百年的中国革命就是这么过来的,最后斗争出来个“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不但强化了民粹,还煽动起民族主义,成为世界和平的最大隐忧。

《什么是民粹主义》的作者,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扬·维尔纳·穆勒(Jan-Werner Mueller)说:“经过四年的彻底腐败,规范破坏和民主衰败,美国不能简单地继续前行或采取行动,就好像川普担任总统是侥幸。如果没有确保真实记录历史和对不法行为者追责的程序,那么重复的风险就太大了。”

我不会简单地认为这些顶级大学的学人都被蓝金黄收买了,或是简单的扣上一顶“白左”帽子就推翻他们所有的结论。相反,倒是值得思考一下为什么他们的观点与众多支持川普的中国人截然相反。

川普公开煽动种族仇恨、不尊重且侮辱女性、撒谎,有人甚至说川普下台后可以直接进监狱。但根据流出来的各种证据,若属实,拜登在登上总统宝座前就能进监狱。这是两个犯罪嫌疑人在竞争美国总统,充分展示了人的罪性,也凸显了选举的困境:这不是择善从之,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完全没必要肆意拔高美化川普,给川普造神。而是要监督他,批评他,警醒他。有人说川普是神派来的使者,若是这样,就是神通过川普来展示人满满的罪,警示人需要忏悔。即便川普留任,也只能说两个坏瓜取一,另一个更坏而已。

如果一个族群对宪政民主还停留在依靠人而不是依靠制度的层面,那么这个族群离真正的宪政民主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不管找出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基督上帝万神万佛都抬出来也没用。

选出的美国总统不合己意就开始攻击美国宪政体制,认为不能搞制度中心论,难道要搞人治中心论?认为世俗是败坏的,选举是非法的,应该站在耶稣基督一边,难道要搞神权裁判所?还有要搞起义闹革命,武装斗争夺取政权的,难道要发动秋收起义?美国要是有一帮这样的中国人占主流早就玩完了。

建立在自由契约、主权在民、权力制衡、司法独立和民主共和之上的美国宪政已经成功运作了二百年,不会因为选举结果不合谁意就轻易陷入宪政危机。这次美国大选,并不是暴露当下美国的宪政危机,倒是暴露了未来中国的宪政危机。或者,在可见的未来,中国根本就难以实现宪政。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是现代宪政文明的两大毒瘤,恰巧在中国都得到蓬勃发展。即便离开中国以反共灭共为己任的异见领袖和民运达人也深受其毒害,并就此误导公众。

4.8/5 - (5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0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