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善和真理来自神启

中国人的历史,不管是正方还是反方,都得好好想想:

当初为什么那么做?动机是什么?其自身还有其支持者说的写的是不是对的?

严复说中国人的德性: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可不是针对特定人群,而是普遍的。

为什么会这样,严复没说。

不信至善的神,却信狡诈的人,结果就是这个样子。其实中国人也不信什么人的,即便信皇帝,也不过是投机的需要。真说有武死战文死谏的,那也是入戏太深,脑子秀逗了。

人是最靠不住的,这个基本道理,中国人懂了吗?

不信神的结果,就是愚民相信仅靠共产党的唯物主义就能在地上徒手建立一个人间天堂。后来共产党也发现这玩意不可能,但大众已经入戏了,那就继续演下去呗。

唯物主义就是相信肉体、金钱、权势、情欲这些最表层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如果没有至善和真理的约束,能把人带入地狱。

而至善和真理来自神启。

等等!中国人历来不信神吗?中国以前不是被称为神州的吗?神的大地啊?

是啊,中国人在商周及以前是可以普遍信神的。但自从周王垄断了”天子“这个称谓,其他的”天子“就不敢自称”天子“了,就只能按照礼制的约束去敬拜信仰祖先了。

祖先崇拜直接把人和神的沟通切断了。这成了后世中国人崇尚血缘的滥觞。

但最初清明上坟祭拜祖先,也不是去崇拜死人的,而是意图通过死人祖先与上帝沟通。

死人祖先是活人与上帝沟通的中介。

结果搞着搞着,就变成了死人祖先代替了上帝的位格,成了神圣的上帝。不管祖先是什么货色,死了都要立个牌位搁在祠堂里敬拜。谁要说死了不让入祖坟,那真是平生最大的耻辱。

除了祖先,还有一个活人是可以跟上帝沟通的。

这个人就是自称天子的皇帝。

中国的皇帝是活着的唯一大祭司,既是凯撒,也是耶稣。所以,每年的天坛东郊大祭,就是要代万民跟”皇天上帝“沟通,并确认皇帝君权神授的合法性。

现在是皇帝没了,只剩下祖先,还有撒旦教的共产党,那只能是信鬼了嘛。

这里牵涉到信仰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

所有人与神之间的中介都是靠不住的,不管是祖先、皇帝、神父、巫师还是什么别的,

信神必须是直接的灵与神的沟通。

这个问题欧洲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借着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基本解决了。但在中国这是个更隐性且危害更大的问题,到现在还没解决。

灭共灭共,可拿什么灭共?怎样灭共?灭共之后又能怎样?为什么会有共?共难道不是中国人阴暗内心的一种集中反映?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共。

中国人如果不能从心灵深处狠狠的反思忏悔,洁净自己的灵魂,并普遍建立与神的直接沟通,灭共,没用。

所以,放牛娃孙大炮来到伦敦找到大秀才严复,要拉严复一起闹革命,严复语重心长的回应:“以中国民品之劣,民智之卑,即有改革,害之除于甲者将见于乙,泯于丙者将发之于丁。”

这话直白的说就是:就中国人这臭德性,还特么搞革命,那是摁下葫芦瓢起来的无用功,把自己搞搞清楚吧先。

思想是行为的第一推动,思想顽劣堕落的种群,行为也是顽劣堕落的。顽劣落后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人与神的沟通关系。

在0——100分这个区间里,神是100分的。不去信仰至善至真、全知全能100分的神,却去崇拜虚伪狡诈、贪婪纵欲连及格都达不到的人,这是中国人越来越堕落顽劣的一个根本原因。信鬼的,0分。

建立人与神直接沟通,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是,人所有的思维言行都是置于全知全能的神之下的有限存在,而不是像无知愚蠢自取灭亡的共产党自夸自己的思想理论是宇宙的真理。

承认人是在神以下的有限存在这个前提,是理性和美德来源的基础。

写《国富论》的亚当·斯密,普遍被认为是个经济学家,其实之前他先出版了《道德情操论》,这是奠定他后来一系列经济学和政治学著作的伦理基础。

Profile of Adam Smith

在情操论里,斯密说:“聪明的上帝将每个清白无辜者的幸福划为圣地,小心翼翼地保护它们以防他人的践踏;既不允许任意的践踏,也不允许毫不知情和无意侵犯。”

斯密首先厘定了个人的自由和幸福,这来自上帝天赋的至高无上的精神产权,才有了此后的经济学里实物财产的物质产权。

没有精神自由天赋产权的彰显,物质产权没有任何意义。

“上帝是按照自己的设想来造人,并让他做自己在人间的代理,以监督其同胞们的行为。”——斯密

“人喜欢取悦而不是得罪别人,上帝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了人这样的原始感情。
……
但是,如果一心只想着能得到同胞的赞同,而无法承受他们的批评,人是无法适应社会生活的。因此,上帝造人不仅让他渴望得到别人的赞同,也让他渴望自己拥有某种值得别人赞同的品质,或者说能够在人群中自我认同。“

“前一种愿望能让人在表面上适应社会,假惺惺地行善隐恶,而后一种愿望才能让人渴望去真正适应社会,崇尚真善美,痛恨假恶丑。”

斯密早在1759就已经在上帝之下,深入思考人的道德情操和伦理问题,并思考人类个体如何在管理宇宙及世间规律的上帝之下,追求更适合人有限的智力与能力的职责范围的幸福。

这才是经济学真正起源的基础。

亚当斯密被誉为”古典经济学之父“,经济学的鼻祖,起因并不是《国富论》谈社会分工和发家致富,而是起于《道德情操论》——在至善全能的上帝之下,如何追求并获得人类微小的物质幸福。

抛开《道德情操论》的伦理去简单理解《国富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舍本逐末而已。

有时候我灵光乍现思考的一些问题,经常会发现早在三五百年前的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就有那些璀璨的星星想过了。

牛顿说,我不过是海边玩耍的孩子,偶尔捡到几个漂亮的贝壳。这是深深理解了神的无限和人的有限的肺腑之言。

而这些非常基础的问题,很多中国人终其一生都没想过。甚至几代人都没想过…..

今天的中国人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被残忍严酷的剥削,被剥皮抽筋的压榨,被逼着吃屎,难道都是无辜的吗?

共产党也吃屎哩。中共内部的争斗更残酷无情,简直就是一部绞肉机。

骂中国人骂共产党的,你又怎么样哩?想没想过你自己?

中国人活成今天这个鬼样子,怪自己。

把中国所有的不道德和社会败坏,都推给共产党和其他中国人,唯独把自己摘出来,却不去深自自省忏悔,这是不道德的。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6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