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说中国人的国民性

中国人的自大: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只可惜没有“个人的自大”,都是“合群的爱国的自大”。这便是文化竞争失败之后,不能再见振拔改进的原因。

“个人的自大”,就是独异,是对庸众宣战。但一切新思想,多从他们出来,政治上宗教上道德上的改革,也从他们发端。所以多有这“个人的自大”的国民,真是多福气!多幸运!

——1918年11月15日,新青年,鲁迅

鲁迅说中国特色:

想在现今的世界上,协同生长,挣一地位,即须有相当的进步的智识,道德,品格 ,思想,才能够站得住脚:这事极须劳力费心。而“国粹”多的国民,尤为劳力费心,因为 他的“粹”太多。粹太多,便太特别。太特别,便难与种种人协同生长,挣得地位。

有人说:“我们要特别生长;不然,何以为中国人!”

于是乎要从“世界人”中挤出。

于是乎中国人失了世界,却暂时仍要在这世界上住!——这便是我的大恐惧。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新青年》第五卷第五号,署名俟。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鲁迅,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新青年》第六卷第一号,署名唐俟。

鲁迅说教养:所以看十来岁的孩子,便可以逆料二十年后中国的情形;看二十多岁的青年,——他们 大抵有了孩子,尊为爹爹了,——便可以推测他儿子孙子,晓得五十年后七十年后中国的情形。

中国的孩子,只要生,不管他好不好,只要多,不管他才不才。生他的人,不负教他的 责任。虽然“人口众多”这一句话,很可以闭了眼睛自负,然而这许多人口,便只在尘土中 辗转,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

——随感录二十五,1918年《新青年》,鲁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6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