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昭《秋声辞》全注释

《秋风辞》–林昭十四万言书附录之二

林昭

秋声辞 (并序)

 在狱三秋,侘傺(1)长恨;秋心秋绪,郁作秋声。即用鉴湖女侠(2)断句为韵,并作辘轳体(3)以敷陈其意。有愿补石(4),不避续貂(5),回环往复,声气尚应。后生其再来人欤?抑前贤馀烈(6)之荫也!哀时明志,未辨今昔,成仁取义(7),誓继踵武(8)。        

                                                         一九六三年十月林昭自志

秋风秋雨愁煞人,凭对遥天吊荆榛(9)。狐鼠(10)纵横山岳老,脂膏滴沥(11)稻粱贫。

为悲寂寞求同气,敢避艰难惜一身。夜夜肠回寒蛩(12)泣,丹心未忍逐青磷(13)

 

劫里芳华不成春,秋风秋雨愁煞人!青衫泪浥朱颜悴,碧血花催白发新。

决死精卫(14)战浩荡,伤心子规(15)哭沉沦。齐家报国犹虚说,愧负望殷父老亲。

 

《哀江南赋》(16)墨溶尘,抱恨楚囚(17)志未伸。霾露霾霜(18)瘦生菊,秋风秋雨愁煞人!

宁随兆庶盟朝日,岂戴独夫(19)蹑佞臣(20)。唱彻招魂(21)金铁寂,肝肠百沸湿罗巾!

 

忧乐苍生夙愿真,壮怀激烈(22)照天陈。吞毡(23)谁复思侯汉,蹈海(24)我终不帝秦!

赤水赤原病体国,秋风秋雨愁煞人!此身定化干城剑(25),贯日横空泣鬼神。

 

浩歌慷慨夺江津,最是知音第五伦(26)。翰墨请缨(27)彰素志,榛苓(28)补石证前因。

凌霜劲节千钧义,挥刃英谋一念仁。莫笑猖狂乔作态(29),秋风秋雨愁煞人。

 

《秋声辞》全注释

冯士彦

 注释

(1)、侘傺(chàchì):失意,抑郁的样子。

(2)、鉴湖女侠:清末民主革命烈士秋瑾(1875~1907),字璇卿,别号竞雄,绍兴人,又称鉴湖女侠。她的《绝命词》:“秋雨秋风愁煞人!”当时报刊所载皆如此,惟灿芝本作“秋风秋雨愁煞人”,后从之。此断句,系清吏逼供,秋瑾不语,写此七字作答。古歌有“秋风萧萧愁杀人,出亦愁,入亦愁”句。秋瑾留下诗词125首,近百分之四十直抒悲愤的愁绪,在愁云中闪露赤诚、挚爱。何谓“愁”?愁,自以为合理而迫切的物质或精神诉求,想实现而实现不了的那种心理状态。愁,可望不可及的忧思,一种观念被现实否定的剧烈痛苦。愁,不是冰隙弥散的冷雾,是骨髓蒸腾的火焰。秋瑾欧风美雨难以飘洒故国神州,同胞之不觉醒,知音之稀少,离情别绪之难以释怀,壮志之终于不酬!秋瑾的,比天大,比一江春水深,无舟车载得起,仿佛集古往今来之于她的一身。林昭越发深化了秋瑾的,她“但觉寒冷彻骨沉痛欲绝而悲愤无已”!

(3)、辘轳体:杂诗诗名。五言或七言律诗五首,将第一首起韵的第一句全句,分别置于其他四首押韵的四个位置中,在第二首为第二句,第三首为第四句,第四首为第六句,第五首为末句。五首诗的韵节,如辘轳旋转而下,故名。

(4)、补石:补天窟窿的五色石。神话中创造人类的始祖女娲氏,稳定大地,炼五彩石补天塌裂的孔洞,治平洪水,杀死猛兽,使人民得以安居。秋瑾诗“衔泥有愿誓填海,炼石无才莫补天”;“炼石无方乞女娲,白驹过隙感韶华”,足见林昭熟知和参证了秋瑾的诗。

(5)、续貂:狗尾续貂。貂尾不足,用狗尾代替,比喻用差的东西续接在好的东西后面,这里是林昭的自谦。

(6)、余烈:先人留下的功业,见贾谊《过秦论》。(另有解为祸患,非此。)

(7)、成仁取义:成仁,牺牲自己,成就仁德;取义,舍弃生命,取得正义。指为正义献出生命。

(8)、踵武:脚迹,跟随前人的脚迹走,喻继承前人的事业。

(9)、荆榛(zhēn):荆棘和榛莽,比喻幽暗僻远,处境险恶。

(10)、狐鼠:城狐社鼠,钻进城墙里的狐狸,躲进社稷台里的老鼠,比喻依势为奸的人,因顾忌而难以消灭他们。

(11)、脂膏滴沥:脂膏,生物体中的油脂,喻人民用血汗挣来的财富。滴沥,水稀疏下漏,也形容水滴声。民脂民膏被无节制地挥霍。

(12)、寒蛩(qióng):蛩,蟋蟀。天寒蟋蟀噤声,秋寒砭骨,蟋蟀即将不再鸣叫。

(13)、青磷:忽隐忽现的青色野火,俗称“鬼火”。

(14)、精卫:神话中鸟名,又称“冤禽”。相传炎帝之女,游东海淹死,化为精卫,久久衔西山木石填东海。陶渊明诗“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咏其事。

(15)、子规,杜鹃鸟,古人以其鸣声哀凄,以杜鹃啼血形容。杜甫诗句:“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李白诗句:“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16)、《哀江南赋》:北周庾信赋篇名。《哀江南赋》感慨身世,伤悼梁王朝覆亡,对梁朝政治腐败,倒行逆施,颇多暴露,情调危苦悲哀。

(17)、楚囚:楚人之被俘者,囚徒。泛指处境窘迫的人。林昭自谓“奉着十字架的自由志士”,她这个囚徒,是相信上帝的基督徒。

(18)、霾露霾霜:霾(mái),大气混浊,系悬浮细微烟尘所造成,能见度低,天空微黄、桔红色。霜、露洁白,严重污染,故称之。

(19)、独夫:原指暴君商纣,泛指残暴无道,众叛亲离的独裁者。

(20)、佞(nìng)臣:善以花言巧语谄媚君王的臣子。

(21)、招魂:古丧礼,人初死,招其灵魂回家。又《楚辞》篇名,屈原作品,招回忠魂。

(22)、壮怀激烈:豪壮的胸怀,激烈的情绪,形容昂扬的情志。岳飞词“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表现爱国激情,英雄气概。林昭恪守的信念是:“祖国至上,自由万岁;公义永存,青春必胜!”

(23)、吞毡:苏武出使,被匈奴扣留19年,不降,饥渴时啮雪吞毡(吃雪解渴,嚼毡充饥),维持生命,历尽艰危,终回故土。

(24)、蹈海:战国时,齐人鲁仲连,又名鲁连、鲁仲子,善谋策,周游列国,为人排难解纷,是一个“志愿者”。他宁可跳海而死,也不尊秦为帝,曾说以利害,劝阻赵国平原君向秦国屈服。

(25)、干城剑:干,盾牌;干和城都用以防御。干城剑,喻捍卫人民权益的武器。

(26)、五伦:也称“五常”。封建宗法社会把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叫“五伦”。第五伦即朋友关系。人和人之间的正常关系和应当遵守的行为准则,朋友间讲“诚信”。

(27)、翰墨请缨:翰,毛笔;翰墨,笔墨、文辞,也指书法、绘画。缨,绳子、革带;请缨,请求接受自己为国效命。信奉民族意识、基督精神,据此递上请战书,决心抛头颅。

(28)、榛(zhēn)苓:榛,木名;苓,草名,卷耳。《诗经·邶风·简兮》:“山有榛,隰(xi)有苓,云谁之思,西方美人。”(高山有榛树,洼地甘草长,我心里想着谁呀?那西方的美男儿。)谓榛木、苓草,坚贞守位,各得其所;自己身处囚牢,想做山野的榛苓而不得。

(29)、乔作态:乔,做作,假装。作态,作秀,装模作样。乔作态,这里指狱吏、审讯员对林昭的诬蔑和斥责之词。

 

讲读

林昭,仿佛再生的秋瑾。

她的思想、精神,超凡入圣,升华到了现代公民社会。

《秋声辞(并序)》,是林昭作为非法被囚的公民,宣誓走秋瑾道路,决不回头的血泪诗篇。未来民主法治中国的《公民读本》,将会收录作优秀教材。

《秋声辞》诗题,仿欧阳修《秋声赋》、汉武帝《秋风辞》。欧阳修赋,虽有肃杀气,但宁静闲适;汉武帝辞,则完全是宫廷欢宴的王家威风。林昭的《秋声辞》,热血红枫染秋色,是抗争者捍卫自由、民主、人权的呼吁书。

雁来送秋声。秋天的风雨声、落叶声、虫鸟声,凄凄凉凉。秋瑾绝命词,一句“秋风秋雨愁煞人”,是千古最悲壮的秋声!日日夜夜在林昭心头盘桓,鸣响,浪花四溅地冲激!身在冤狱,而自古秋官掌刑狱,秋审管决狱,可以预见无罪而死的命运,势难改变。秋声啊,无边无际的秋声,与林昭的心声共鸣。祖国啊,被没完没了的“革命”折腾,受无法无天的“最高”独裁!林昭以血泪为墨,挥写这篇《秋声辞》,字字血,声声泪。

圣女林昭,又一秋瑾。

 

《秋声辞》序,交代诗旨和时间。

起笔“在狱三秋,侘傺长恨;秋心秋绪,郁作秋声”,四个“秋”字,将时令、时代气围和作者的心绪,作了浓重的渲染。戴镣铐,坐监狱,兔飞乌走,已经三年。一日三秋,谱写《长恨歌》!恨从何来?朕即是国家,《宪法》有如无,人命如草芥,言者可死罪。恨冤覆盆,插翅难飞!浸透了秋日萧索、落寞的心绪,只能迸发出沉郁的秋声。步韵鉴湖女侠的断句“秋雨秋雨愁煞人”,仿照辘轳体形式,叙写心意。但愿做一块补天的石头,哪怕粗陋,狗尾续貂,也不违避;只求回环往复,一唱三叹,尚能同秋侠声气相通,心心相应。下辈子再投胎做人吗?那得靠前辈功德的荫庇和保护了。哀伤这个时代,表明我的志愿,虽然辨不清今天和昨天,但成仁取义是坚定不移的,我宣誓继承秋瑾精神,踏着秋瑾的足迹走到底。一九六三年十月,是林昭作此诗的时间。

“大跃进”、“公社化”造成史无前例的灾难,正开始复苏。林昭在狱,以共和国无罪公民的囚徒身份,“哀时明志”,抗议暴政,抒发了为正义、真理献身的“夙愿”、“素志”。

 

《秋声辞》七律五首,主题辞即“秋风秋雨愁煞人”。一层一层递进,不含糊,不隐晦,直白地控诉“狐鼠”、“独夫”、“佞臣”祸国殃民的暴行,半点不涉个人儿女情长,离愁别恨,全从国运民命宏观着墨,拼死拼活、回肠荡气喊出“愁煞人”这一惊世、醒世的秋声最强音,是胜于《离骚》的。

 

第一首,劈头一声浩叹:“秋风秋雨愁煞人!”紧接三句,陈述理由:沃野千万里,遍地生荆榛;对铁窗,向天空,凭吊遥远的山河。

“狐鼠纵横山岳老,脂膏滴沥稻粱贫”,形象地高度概括了“大跃进”的时代画面。城狐社鼠为所欲为,纵横施虐,(大炼钢铁,使得)青山荒老,成了秃岭;民脂民膏,被滴滴沥沥榨干,“稻粱”(农民)赤贫如洗。饿殍遍野,堆积成山,总数3755.8万人。据专家统计,1949年中共上台执政之前的2129年当中,发生死亡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203次,共死亡2992万多人。3755.8万人,减去2992万人,三年“大跃进”饿死的人,比建国前的2129年受大灾而死的人,还多出763.8万人。(见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这悲惨、酷烈的历史画面,林昭所见,仅仅一地一角而已。唯有党国首脑核心,才能知其全貌。林昭深度悲哀,极度寂寞,希望有人与之同心相印,同气相求,再艰难也不敢逃避,怜惜一身;夜夜听到蟋蟀鸣叫,像在寒冷和静谧中如泣如诉,使我愁肠百结,痛彻心肺;胸怀一颗丹心,不忍追逐粼粼游荡的鬼火(要坚韧地活下去,不过早化为青磷)!

狐鼠为虐,人民遭殃;寻求同志,寄我丹心。

 

第二首,因为惨遭浩劫,芳华凋零,春天不像春天,所以,“秋风秋雨愁煞人”!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这是白居易《琵琶行》的结尾诗句。林昭融合其悲凉意境,作自画像。“泪浥(yi)”,眼泪湿润。(其实,血多于泪啊!)青衫布衣,泪湿朱颜,洗净红润,满面憔悴;碧血如花,催生白发,满头新白。

血不叫鲜红的血,为何叫“碧血”呢?《庄子·外物》记载,苌弘忠而获咎,受诬切腹而死,蜀人藏其血,三年化为碧玉。这是精诚所致。林昭在狱中,受尽非刑虐待,留下万言血书,字字句句皆碧玉。

她的自画像:红润的脸颊,变成了灰黄;乌亮的青丝,化而为白雪。

她说,精卫填海,是挑战无边无际浩荡的大海,决一死战;杜鹃啼血,是伤心欲绝,痛哭世道人心普遍的沉沦。人性,人道,人权,一切普世价值,尽遭践踏,粉碎干净。我也曾像古人,把“齐家报国”(儒学提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当作宏图大志,结果志大才疏,一事无成,身陷牢笼,大志成泡影。

“犹虚说”,犹如虚幻不切实际的说教。这意思,类似于秋瑾诗“此身拼为同胞死,壮志犹虚与愿违”、“壮志犹虚,雄心未渝,中原回首肠可断”。(这种自谦式的自我评估,当然可贵,消弭了一切自大狂妄,扑杀了所有自吹嚣张。)因此,辜负了父老乡亲的殷切期望,深觉惭愧。面对人民,烈士无不谦卑之至。

憔悴白发,素志不改;精卫子规,愧望父老。

 

第三首,前三句为因,第四句“秋风秋雨愁煞人”成为结果和慨叹。

感世伤亡的《哀江南赋》,墨色溶混了尘沙,爱国的志士仁人,因言获罪,如今沦为囚徒,志不能伸,抱恨终天;满空阴霾,污染了洁净的霜露,傲霜绽放的秋菊也骨瘦伶仃,更难经得起几番秋风秋雨,怎么不“愁煞人”?

“兆庶”,亿万为兆,多;庶,庶民,老百姓。林昭宁愿跟随亿万普通百姓,向着朝日盟誓,心甘情愿做他们队伍中的一员,无论如何不做拥戴“独夫”、紧跟“佞臣”的变节者、应声虫!

为死难者唱起招魂曲,唱彻云霄,唱到金声铁节沉寂收场,唱到人们肝肠寸断、热血沸腾,唱到热泪湿透了罗衫和衣巾。

那时冤狱遍于国中,哪里没有独立王国,哪里没有独夫、佞臣,哪里没有他们的衙役、鹰大、应声虫?深文周纳,箝口结舌,是他们的惯技;自封救星,对号入座,是他们的嗜好。

啊,谁来写一篇《哀江南新赋》!潜台词十分丰富。

楚囚招魂,肝肠百沸;独夫佞臣,誓不同日。

 

第四首,忧苍生之先忧,乐苍生之后乐,是我怀抱的真夙愿;苍生是青天,壮怀激烈告诉我的青天:我赞赏苏武,啮雪吞毡,吃尽千辛万苦,不辱节操,绝非为荣华封侯;我钦羡鲁连,不慕富贵,宁可跳海,义不帝秦!

看吧,红色的江湖水,红色的原野土,华夏已是病体国,“秋风秋雨愁煞人”!我这渺小的身躯,一定要冶炼成捍卫苍生权利的干城剑,横空出鞘,如长虹贯日,使鬼神饮泣。

真像窦娥的誓愿,读之欷歔。

壮怀激烈,义不帝秦;守身化剑,长虹贯日。

 

第五首,“夺江津”,是时代赋予的重任。要正确选择和顺利夺取达到胜利彼岸的关隘,渡口。“浩歌慷慨”,嘹亮浩大的歌声,奋勇慷慨的气魄,知音同歌共向前进。“翰墨请缨”,写呀,画呀,明明白白把“素志”心声表达出来,为国效劳,为民造福,以证明从前的我无一虚言。

我是亲爱祖国山坡上的一株小树,故乡河塘边的一棵小草,还是一块补天的石头!这一草一木一石,有凌霜的劲节、操守,有挥刃的英勇、智谋,因为正义在手千钧重,仁爱在心一念忠。林昭谨守、恪守和坚守“上帝仆人”的立场,心怀正义和仁爱,对百般摧残和残忍杀害她的屠伯,依然报以恻隐、悲悯和良志。

先生们,你们不要讥笑、嘲讽我猖狂作秀,假是假,真是真,“秋风秋雨愁煞人”!

呼唤知音,翰墨请缨;成仁取义,续此秋声!

 

拜读林昭《秋声辞》,沉郁顿挫,刚毅典雅,感人肺腑。

设身处地窥其境遇,她“饮恨茹痛,屈抑莫诉,身负惊天冤苦,度日如年”矣!她心念博爱、平等、自由的“欧风美雨”,呐喊着秋瑾“秋风秋雨愁煞人”绝命的口号,不屈不挠,断然不容许自己堕落为极权暴政的奴才,而决意做创导“政治民主化”的先锋。

她付出了全部鲜血和生命,捍卫公民的尊严地位和天赋人权。

林昭的《秋声辞》,乃中国女性公民神圣的血泪化碧辞。

 

 冯士彦  2011.2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