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好的出路就是全盘西化

中国象形文字,是适应儿童形象思维的文字。更侧重于体验、想象和象形审美,天然缺乏计算、推理、逻辑、秩序、理性和由此形成的自然哲学与自然科学。

因此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喜欢臆想,热衷于玩弄文字游戏,一层层的构筑脱离现实和基本人性的虚幻世界,无助于认识真实的自我、自然、社会及其之间的关系。

中国社会从来都是一个没有发自内心追求真相和真理的混沌社会,根本原因是象形文字不能自然提供相应的工具和方法。

中国历史的传统叙事方式,是凭着口口相传的故事和传说,缺失的部分,则靠史者主观臆想,绝少推理和求证以及相互确认的层层锁定。

从历史到现实,中国人群体从来都是一个混沌的群体。

中国人认识世界,大体没有脱离阴阳五行的原始框架,或是在这个框架下的扩展。

阴阳是中国特有的一种二元论,是对现世的认知基础,由此衍生出内外,敌我,上下,虚实,表里、分合等简单二元对应观念及其表达。

这广泛体现在医学、文学、诗学、社会学、行为学、以及政治斗争和对王朝兴衰的认识。

这种现世中庸中和的二元论完全不同于希腊柏拉图提出的理念世界和现象世界的二元论——变幻不定的现世和真切永恒的彼岸。

希腊二元论提供了一个认知真理和最高存在的思维框架,这为沿袭了古希腊文明的欧洲顺畅理解并接纳希伯来圣经里的上帝,并行在寻求真理的路上扫清了思想上的障碍。

不能在彼岸建立一个绝对真理的最高存在,而在现世塑造绝对真理的最高存在又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中国二元论始终存在的悖论。

中国二元论为王朝循环提供了合理解释,也培养了中国世代独有的伪君子,还为中国农民起义提供了理论上的合法性。

比如,作为灵知派的摩尼教,传播到中国,就渗透到佛教、道教当中演化成了推动农民起义的魔教、明教,

并影响重塑了白莲教、弥勒教、罗教等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反朝廷也反社会的邪教,为中国一千多年来农民起义提供了思想和组织的基础。

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中国化的摩尼教与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共产党也是高度契合,从理论宣传和组织形式上都有相似之处。

而同样是摩尼教渗透到欧陆的基督教,却建立了基督教清洁教派,并结合赫尔墨斯密教传统,形成了推动文艺复兴的玫瑰十字会和推动美国独立革命和法国大革命的共济会。

可见,思维方式的不同,文明的底色不一样,结合同样的宗教或思想,结出来的果子完全不同。

这里,还能看到希腊化的埃及形成的赫尔墨斯密教对欧美文明巨大的匡扶作用。

对于继承了拜火教,善恶彻底二元对立的摩尼教,再加上灵知主义对世界是个黑暗的小神创造及统治的观念,传播到中国,就是在现世反复折腾,妄图在现世当中寻到绝对真理并大放光明。

而赫尔墨斯密教认为宇宙是上帝形象中的美丽造物,把真理和光明引向了彼岸,也把摩尼教黑暗与光明的决斗在欧美有着坚定上帝信仰的国家引向了彼岸。

乔治·华盛顿在为美国国会大厦奠基时身着共济会的盛装。Allyn Cox 的壁画,Mount Vernon 的照片。

白莲教,弥勒教,摩教,明教,拜上帝教,共产邪教都声称要在现世建立一个人间天堂的乌托邦,但无一例外都把这个乌托邦引向地狱。

就像西西弗斯不断的想把石头推向山顶,但滚下来却是必然。

这是个非常值得思考和观察的现象。

所有的个体和群体受害的个案,都是这个现象的注脚。

中国最好出路就是全盘西化。

西化,是学习并融汇来自于亚非欧邻近地带的希伯来文明,古希腊文明,古埃及文明,并通过文艺复兴在欧美开花结果、发扬光大的西方文化。

这不仅仅是政治制度,还包括哲学、神学、理性、逻辑、伦理、道德、科学和技术整套文明体系。

亚非欧邻近地带是全球文明的源泉。

信仰决定理念,理念决定思想,思想决定行动,行动决定社会制度的建立和维护,制度决定民众的行为方式,这种行为方式反过来又强化某种思想观念。

这种循环模式的打破,一靠内部强大的觉醒力量,如欧洲文艺复兴,二靠外力的强力打破,并得到内部有识之士的强力支持,如日本明治维新和二战后宪政的确立。

如果两者都没有,那就是今天的中国。

5/5 - (9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1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