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容易中邪

有些人通过宣扬阴谋论来宣示自己是智力超群的内幕知情人,是芸芸众生之上的高智能高维度生命体。

就像YouTube上有个人算来算去总认为自己是那个真命天子,是神派来拯救世人的再传弥勒,就连自己属狗都能把“DOG”字母反序转译成“上帝”为神化自己背书。

你高兴是个啥就是啥吧,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不得不说郭片子能量还是很大的,带出来一大帮子大小神棍巫婆,都觉得自己有手眼通天的本领,吹口气就能改变世界,个个是炼丹化气,通达外星文明的“气功大师”。

就像中国1980年代盛行气功修炼,1900年代盛行义和团,1860年盛行太平天国…..

每隔几十年,这类人都会出来作妖。一点儿都不稀奇。

这样的人,在中国或中国人堆里总能兴风作浪,隔上几十年就能跳上舞台唱主角。

但这些人在欧美大的社会环境下,连个边角料都不是,社会花边新闻都没他们的位置。

为嘛呢?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科学和理性启蒙500年,不是白来的。而且这种思维路径到现在还在西方主流社会延续。

中国呢?呵呵😄

哈佛汉学家孔飞力有部名作《叫魂》,把中国人的作妖总结的淋漓尽致。虽然书里记载的是乾隆年的事儿,但孔飞力说,

“我这本书也是写今天的中国,中国人看得懂吗?”

诚如孔氏总结,在中国,促发群体性疯狂的三种深层心理结构要素始终存在,并有愈演愈烈之势。这三种要素是:

1.似是而非的观念信仰;
2.恐惧与暴戾的社会心态;
3.超越法治的非常政治机制。

这些要素一直潜伏在历史的暗流之中,至今仍然驱之不散。一旦它们在特定的时机中汇合起来,大规模的歇斯底里还会以各种不同的形态重新上演。

并且,这种心理和行为模式随着中国人移民海外被带出国门,形成了一种新国粹。

说中国人是巨婴,不仅仅表现在政治层面,而是表现在思想、哲学、伦理、道德、审美、文化、科学、理性、逻辑等等方方面面。中国的文明,从整体国民心理结构和认知能力上来说,就是巨婴文明。

政治制度和共匪的极权统治只是表现出来的冰山一角。真正支撑冰山的,都在这个族群深层心理认知结构上。

传统中国士大夫的精神世界,往高里说,是养浩然之气,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往迂里说,是文死谏武死战,忠君报国;往私里说,是心斋坐忘,隐匿朝野,心怀老庄。

这种精神传统,也不能不说有它的进步意义,尤其是从丛林里走出来形成部落、城市和社会共同体的时候。

但今天看,尤其对比欧洲文艺复兴以来形成的广阔深邃的精神世界,以及对个人价值和存在意义的认知理解,中国士大夫传统精神价值接近于0,有些甚至直接可以打负分。

这些东西,猛一看还有点儿意思,有的话说的也光鲜亮丽,但不能细察,细看锦袍底下全是虫子。

但中国人这几千年,就没脱离这个主流的思维框架,主流框架以外,就是那些神棍巫婆作妖,就是炼丹化气的大师,就是共产党,义和团,太平天国,白莲教,明教,魔教,一贯道,就是各类没有是非只有恩怨,没有对错只有成败的江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2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