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没有理解民主自由的原创能力

“他们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非法的,他们都是成年人了,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他们必须受到惩罚,否则这就是设立了先例,这类危险的行为会再次出现。

而对于警方和政府的责任,他们表示,是史无前例的状况。

但事实是,如果从一开始,警方认真执行了法律,就不会出现这个史无前例的事件。

……

我爱华人社区,我非常骄傲我的传承。可惜,我已经不会说中文了,
……
说到底,我是华裔加拿大人,
……
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我会令华裔社区感到骄傲。最后,我祝大家安全、理智、健康。”

引自 李泽西

“不会说中文”的华裔加拿大人李泽西Zexi Li成了维护法治自由的公民典范。

这对“说中文”的是个沉重打击。真是绝妙的讽刺。🍁

混中文推特圈的,早晚都被带沟里。

那些兴风作浪粉丝众多的中文推特号,基本都是垃圾。

中文根本上就没有原创的民主、法治、自由、宪政、科学、逻辑和理性的思考能力。

这些大词基本都是从日本转译自欧美,被日本人嚼了一遍,然后又被中国人从日本拿来嚼第二遍。

那些不怀好意的中国人把这些词早就污染的面目全非,甚至从根本上颠倒了其本来意义。

有些中国人还左派右派的一通乱棍,基本上,中国人对左派和右派的理解与欧美政治学的理解完全相反。

大多中国人分不清左派右派。但太平天国义和团共产党无法无天的闹革命,这些玩意儿没比中国人更熟悉的。

所以,支麻根本就没有左右派,也不是什么底层思维为民请命,“暴民”是支麻最显著的特征。

明治维新第一代启蒙家如福泽谕吉等人,在翻译西方概念的时候大致采用了3种方法:

1.利用汉语的原意“生造”一大批词汇,使之适合于西方的概念,如艺术,文化,文明,文学,封建,阶级,国家,演说,民主,自由,经济,社会等;

2. 新造汉语词,如:电话,个人,民族,宗教,科学,技术,哲学,美学等;

3. 参考16世纪利玛窦,徐光启,以及19世纪来华的马礼逊等人翻译的汉文书籍,运用其中很多词汇直接对译西方概念,如管制、限定、权利、国权、遵守、法院、会议、管辖、议定、权威、公法、国政、国法、国民、法院、盟约等。

这被称为和制汉语。甲午战后,特别是日俄战后,留日学生大规模将其引入中国。

根据《中国人日本留学史》,当时翻译的书籍包括政治,经济,哲学,宗教,法律,历史,地理,产业,医学,军事,文学,艺术等,翻译作品高达2600部。

这其中,梁启超就是和制汉语的积极引入者,他在日本横滨创办了改良派在海外的第一机关报《清议报》,通过《清议报》,大量已被日本翻译,

诸如民主,科学,政治,经济,自由,法律,哲学,美学等西方名词、术语进入了中国。

随后的革命派中国同盟会,于1905年在东京创办了《明报》,作为革命派在海外的主要宣传阵地,《明报》也采用了大量和制汉语。

根据天外常晓宏对鲁迅生平作品的研究,中日同形词3328个,日语借词1335个。

和制汉语引入中国,汉语从文言文表述方式转变为西方式表达方式,汉语句子变长,这有助于吸收西方各国的先进文化,理解西方思想,为中国近代化打下了基础。

那些在西方反宪政法治建制,要无法无天自由的支麻明白了吧,你那套连说话都是跟日本学来的二手货,话还没说全活,就来指导教你说话的祖师爷。😂

什么样的西方政治是正确的?

对于中国人来说,现在正在实践的西方政治就是正确的。

但西方政治不是完美的。丘吉尔早说过,宪政民主制度只是最不坏的。但这个制度自身矫正和平衡能力是最强的。

所以,中国人还是放下身段,好好学习当下西方政治实践才是你该做的。

所有反西方宪政建制的,都是错的。

西方从英国君主立宪到美国共和,大风大浪的也经过了,不管从哪点看,都是目前最文明最先进的,中国自古以来的政治体制直到今天,提鞋都不配。

中国人来西方三天两早晨,就对西方民主挑三拣四,甚至危言耸听的说西方民主已经塌了,要靠你祖上从日本学来的民主自由二手货拯救西方了。

蚍蜉撼树的小丑🃏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