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3年

趙紫陽、李鵬看望絕食學生。趙紫陽說,我們來的太晚了,你們提出的問題終究是可以解決的,希望你們立即停止絕食。

正在加拿大訪問的萬里委員長說,學生運動是愛國行動。

——長沙晚報,1989年5月19日,星期五

又是一年六四紀念日。今年能夠公開紀念六四的華人社會,只剩下台灣。

33年來,中國人權和自由日益惡化,國際形象每況愈下。一項民意調查,加拿大民眾對中國有好感的跌落到只有12%。戰狼外交,功不可沒。

加拿大國際廣播就此採訪了有關人士。

傅尧乐(Frolic)引用一位作家的说法:“你不可能改变中国,当年的传教士没有改变中国,近些年的人权民主理念没有改变中国。你不可能从外面改变中国。”
🔄
華人學者姜闻然則认为,“中国政府的结构是中国人无法自己改变的。加拿大和西方需要一个框架性的对华政策,同时以历史观来对待中国的人权和民主的问题。”

這是個悖論。這個悖論被8964北京屠城的槍聲推到極致。今天,中共綁架中國大陸民眾走向民主和憲政的對立面,對內是盜國政權,對外則向強盜政權發展。

正在侵略烏克蘭的俄罗斯政府发言人佩斯可夫说:“我们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开始建立和平生活的可能性。”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則說,“中方願同俄方一道推進真正的民主。 ”

毫無廉恥的瞪眼說瞎話,這是人跟其他動物的最大區別。

國際社會無疑也看到了中俄結盟的巨大風險。

“六四”33年,一個巨大的怪物浮出水面。

中華民國外交部致中國人民:

Photo by Sin Wai Keung
5/5 - (3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4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