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萬物萬有趨赴的中心

「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他們尋求上帝,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每一個人並不遠。」(使徒行傳 17: 26-27 )

這些年,遇見了中、日、韓、英、法、美、義、俄、南美、阿拉伯等等各色人等,在彼此交流和互相理解中體驗到了聖經這句話乃是真理。

中國問題首先是個神學問題,簡單說就是信不信神的問題。

神是一切道德來源的權威和最終裁判,不信神,就無法獲取美德和良善的源頭活水。信神達成自我救贖;不信神直到自我絕滅。

中國儒家倫理和各種怪力亂神為思想底色編織的人際關係極其脆弱,根本就無法支撐一個長期穩定和平的共同體。可以說,離開了神,中國問題是個死結。

上帝是絕對公義的。而且,有且只有上帝是絕對公義的。

上帝創始的規律是恆常不變的。「天不變,道亦不變」,這裡的道是自然規律,且只能是來自上帝,而不是人為制定。

嚴格意義上,人是沒有資格制定法律的。

美國憲法預設了最高存在,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曾說:「我們的憲法只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遠遠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與信仰的人民。」

英美法系是判例法,是長期習俗的養成,又稱為不成文法,並輔以「國王的良心」為參照的衡平法。

上帝是超越理性,絕對完美的存在。斯賓諾沙說:「上帝在祂的悟性內具有一切,並且由於祂的無限完善不能更有所知」,因此,上帝已經創生了「祂無限悟性中的一切,這一切都形式地在、或將要存在於自然之中。」

推動這一切在自然中演化的是自然規律和相互間的因果律,這種規律和因果律也是由上帝設定的。

絕對存在的上帝創生了絕對的世界,不存在上帝之外的世界。萊布尼茲說,「這是所有可能存在的世界中最完美的一個。」

這個完美的世界一切都是注定的必然,沒有任何偶然和意外。正如愛因斯坦所言:「上帝是不擲骰子的。」

每個人、每個族裔和國家都在完美的按照自然律和因果律完成自己的角色扮演。

歐洲中世紀以來形成了政府、教會和大學互不隸屬、三足鼎立的社會支撐系統,並擴展到美洲、澳洲、亞洲等海外殖民地。

政府合法性來源於君權神授,教會是人神關係的中介,大學則是探討神學和自然規律的所在。

抽離了神,當今世界最先進的文明形態就不存在了。由此可見,神是歐美西方文明的核心和根基。

中國皇帝生來就是道成肉身的天子—上帝之元子,天然具有普天之下、率土之濱君權神授的合法性權威。

秦以後,皇權定於一尊,不再給其他任何社會勢力讓步,所有的宗教、科舉甚至天文歷算都要為強化皇權服務。

皇權背後是被其壟斷信仰的皇天上帝,抽離了上帝,即便是一直陷於週期死亡循環的中國文明也不能存在。

不管是三元鼎立結構的西方文明和還是一元結構的中國古文明都是圍繞神建立起來的,離開了神,這些文明就都不能存在了。

古埃及不存在了,古巴比倫也不存在了,背離神的文明和社會終將滅亡,成為消散在人類歷史中的一縷煙塵。

上帝週流萬有,無所不在。從宇宙的秩序到人間的秩序,大千世界,自然萬物,無不受治於上帝創始的規律。

人活在這個世界的全部意義,就在於以神賜予的自由心靈和有限理性揣摩無限的神意,尋求宇宙萬物的自然規律和立身處事的生存法則。除此之外,都是夢幻泡影般浮華的喧囂,沒有任何意義。

《荀子·天論》:「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

《周易·觀卦》:「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揣摩上帝體現出來的恆常的自然規律,沒有絲毫偏差,聖人以此來啟示教化民眾,天下順服。

美國就是以神道立國,神道是天地的根源,「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詩篇8:3-4)

世人的肉体、情感、思想和靈魂都受造於上帝,天然具有上帝賜予的憐憫和慈愛。而這些只對人本身來說具有實在的意義,「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 域中有四大,人居其一。」

斯賓諾莎認為,愛上帝是人的需要,但我們應該知道,「愛上帝的人不能讓上帝愛他作為回報。」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上帝不會感情用事,也無所偏私,萬物各安其命,順任自然。

但,「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沒有見過,耳朵沒有聽過,人心也沒有想過的。」(哥林多前書2:9 )

信上帝,是屬世的肉體生命向屬靈的精神生命的跨越。

屬靈,是人區別於任何其他動物的本質屬性,是人之為人真正的開始。

信上帝,不需要任何中保,也不需要任何組織,甚至不需要加入任何教派,完全是個人與上帝的直接溝通,是預設的良心對神的信仰和接納。而一旦信神,就都是受造於上帝的兄弟姊妹。

信神的,會沖破一切束縛,渴慕並追求公義和真理,作為神的肢體和子女,真正活在神的團結互愛裡,以各自的方式彰顯和榮耀神。

奧義書說:「在宇宙活動中正在顯現自身的這位神,永遠作最高的靈魂寓於人類的內心,透過內心的直覺親證祂的人們才會獲得永生。 」

「神已經站在我們自我的外邊,祂無限耐心地等待著,假如把祂拒之門外,祂決不會強迫把門打開,因為我們的自我必須獲得它最終的意義,即,靈魂,不是透過神力的強製而是透過愛,在自由中與神合而為一。」(泰戈爾,《人生的親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