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反共?

如果把中共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的打量一下,就知道反共是作为一名正常人的开始。 “反”就是对中共灌输的价值观和是非标准的完全逆转。中共的历史陈述、模范塑造、外交表达等整个话语体系跟事实和真相是完全相反的,是公然的颠倒黑白、淆混是非。极权只是其本质的一个表达形式,就整体而言,中共是反人类的。

反共不仅仅是反极权、反独裁、反专制,反共只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表达。任何一个有起码理性和良知的人,只要看清中共反人类的真相和本质,都会反共。

中共是整个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大威胁,其危害早已经超越了国境线,因此反共是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也不分民族、种族、肤色、国籍的。

反共只是作为正常人的起点,而不是道德高点。反共阵营里充斥着自大狂,伪君子,神棍帮,装B犯,邪教组织和诈骗团伙,预表了中共恐怖组织灭亡后,中国多元化的社会图景。即使中共灭亡,社会恢复正常秩序还得至少六十年。六十年是乐观的估算。

有拥共的红卫兵也有反共的红卫兵。这种精神残疾的非理性偏执人群在中国人当中大量存在,是中国文化和教育中缺少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病理表现。中国人的病不只在中共,而在于这个族群的精神内核。如果不改变精神内核,切除了中共毒瘤,还有其他毒瘤冒出来。

反共有各种诉求,有的是为了圈钱,其中有些纯粹是诈骗;有的是借反共反华人,搞种族歧视,严重的不输纳粹,要搞自我种族灭绝;还有的是煽动民族仇恨,要搞独立王国,其实西藏独立很容易政教合一,新疆独立不会比今天土耳其好那儿去。这些都与建立现代宪政文明的公民社会背道而驰,都该反。

不是以建立保障个体权利的宪政法治社会的反共政治图谋都是耍流氓。这早已被后共产党时代的普京、卢卡申科等独裁者证实。中国的情况要更复杂,因为有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也有骗子问题。中共建政前鼓吹宪政民主最起劲。现在骗子改头换面卷土重来,竟然还是有很多人跟从。真相和真理永远比什么都重要。

有人认为反共可以不择手段,只要是反共,都应当支持鼓励,即使是诈骗也不该揭露指责。反共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反共是为了建立保障个体的法治社会的前提。搞种族灭绝的纳粹也反共,你支持吗?

法治界定个体的法律边界并保护个体的天赋人权。民主则规范了议事程序,最大可能包容不同观点并寻求共识。法治和民主有利于培养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公民德行。反过来,有这种德行的公民也更容易塑造法治和民主的宪政社会。宪政的共识虽然具有共同的约束力,根本目的还是保障个体天赋的权利。

乔治·华盛顿在1787年制宪大会上签名

有人认为中国人是劣等民族,不配享有自由和民主,也有人要“核平支那”,“瓷器国人都该入地狱”。这些人貌似也反共,实际上是跟中共穿一条裤子。因为中共正在干这些人想干又没机会干的事。这些人不少也生活在宪政法治社会,披了一件欺骗性很强的反共的文明外衣,内心却比共产党还恶毒。

每个个体都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世界,与外部世界相对,个人本体存在就是世界的全部,是独一无二的。个人权利受命于天,神圣不可侵犯。对每个个体生命的保障和尊重是当代政治经济文明的基础。民族和种族的基础是血缘,抛开个体权利谈民族独立,是氏族部落思维的延伸,往往形成对个体的绑架,而不是保障。

避开对个体权利的充分保障谈分裂或独立是荒谬的,因为个体本身就是一个独立法律主体,现代国家的政治意义是基于宪法共识的自由人的联合,而不是基于血缘或地缘关系的氏族部落。

宪政的本质目的从来不是建立民族国家,而是持续的形成超越血缘、民族和地域的共识。加拿大从上下加拿大发展到从海到海地域辽阔的联邦,是宪政共识的成果,而不是战争征服或民族独立的产物。共识的形成有赖于民主和协商。反共的目的是建立宪政和共识,因为中共以欺骗和暴力治国,没有法治和民主,也无法形成有效共识。

中共必须被完全彻底的否定,中国人才能有正常的精神和思维,也才有正常交流对话的可能。这里没有任何调和余地,只要在中共框架内思考和表达,就是病态的。恶性病毒和人体无法和平共处,人体一旦被病毒攻陷就是病人。中共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险恶的精神病毒。必须完全彻底的清除中共病毒,中国人才能正常化。

不灭共匪,难以为人。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一位玩游戏的小女孩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浅显事实。但就有很多人揣着明白装糊涂。中共能在中国长期统治,不是中国人普遍都很傻,而是坏。

灭共不是政治问题,是良心问题。

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说,“我一生中只对一件事情感到遗憾,共产党没有遵守承诺,中国始终没有民主。毛泽东搞得一塌糊涂…..中国将来必须放弃共产主义,只要中国一天离不开共产主义,中国的前途就无法摆脱黑暗。”
5/5 - (7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