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的云朵2

汉口到武昌,草长莺飞,江水浩荡,无语东流去。

三月的珞珈山,芳草萋萋,晴川历历。从没见过山还可以这样油绿油绿,青翠欲滴。

约三五少年同学,一起游戏,仿佛已与妩媚青山融为一体。

晚上一起喝酒,同学的女友满脸绯红的说,还以为有人请来张国荣一聚。

女孩一杯杯喝酒,很快就酩酊失忆……

有一年公司组织了个访学团来哈佛。第二天晚上,当地学联搞了聚会,请来了波大、东大、哈佛、麻理好多个华裔姑娘。

那晚,一位来哈佛学习MBA的华裔女孩和我聊得很投缘。她温哥华长大,能听会说中文,但不会写。临别给我留了电话和邮箱,说随时可以联系她。

我猜主办方可能把这个活动当成相亲联谊会了。

以前常常上午刚到公司,前台就毫无防备的送来一张机票,说某某安排了,下午几点的班机,去一趟哪哪儿。

那时,我蛮喜欢早上在一城市,晚上睡在另一个千里之外的城市的感觉。

有年秋天,我从西安回来,邻座坐了一个柔媚的姑娘。我们在路上聊了几句。

第二年春天我去拉萨,在成都机场中转时又碰到她..

“善变的眼眸
会不会找不到我
永远站在角落
守着你来去像阵风”
……

「伤心的话留到明天再说」,在刚出来上学的那年班级元旦晚会上,我唱了这首歌。那年我17岁。

那年唱「容易受伤的女人」的姑娘给我织了一条浅黄色羊绒线的围巾。

尽管后来辗转了很多地方,那条围巾,我一直装在箱子里。

创意公司有位新疆来的回族姑娘,亭亭玉立的,看到她就想到楼兰新娘。

姑娘很勤奋,做事情认真细致。我很欣赏她。

曾带她去一家央企上市公司谈项目,董秘殷勤备至,还专门请我们去酒吧街宵夜。

之后,连续到我们公司楼下等这位新疆姑娘。搞得姑娘不知所措。

项目没成,姑娘倒真的成了董秘的新娘。

市场部的一美女和我一起去山东谈项目。路上聊天,我说,人生是一场体验。然后就看她黯然销魂的样子。

项目没谈成,但美女却引起了企业总裁助理的兴趣。据美女私下里给我说,那人专程来找过她好几次,但她一次都没赴约。

后来,她陪我在某大学讲课,课后请她吃饭,她翻开手机,给我讲她深厚的身世…

翻看以前的访谈记录,面对面访谈过的也有上千人了。

从政府官员、企业老板、中层再到基层员工。

我倾听他们的内心,静静地听他们讲自己的喜怒哀乐。好几次,看他们泪流满面,听他们失声痛哭。

咨询工作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访谈。这个工作我断断续续做了近十年。

以前我关注别人的内心。现在我关注自己的内心。

那天像今天一样薄雾蒙蒙。

在从成都去峨眉山的高速路上,恰与某人大副委员长同行,一路警笛长鸣,车队打着警戒双闪尖叫着鱼贯而过。

我们车上北大毕业的项目经理感慨地说,“人生当如此”。像极了刘邦看见秦始皇的车队,嗟叹道,“大丈夫当如是也”。

我来加拿大十几年,一次也没遇到过这样的车队。

数年前,因一个四川项目去了广汉的三星堆,认真了解过三星堆文明。

当时一位陪同的负责人说,三星堆有不少研究成果都没有公开,因为公开后会颠覆现在对中国古代历史文化的认知,容易造成混乱,

此后一直有浓厚兴趣,曾结合章太炎文化西来说,及苏美尔文明的朴散试图来理解三星堆。待解之谜。

“不知哪里风向
又传来了花香
再次编织心中的幻想”
…….

黄庭坚与晦堂祖心山中散步,恰逢桂花盛开。祖心问:“闻到花香了吗?”黄庭坚答:“闻到了。”祖心说:“我(禅法)也没什么好隐藏啊”

“水自竹边流去冷,风从花里过来香”,能看到身边最平易的事物,能闻到最平易的味道,就还没有失去自然的本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4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