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司机占领国会山是民粹主义运动的再次登场

纵观这次反苗运动,实际上是民粹主义(Populism)运动在欧美的再一次上演。

近几年,民粹运动频频登场,民粹主义代表人物川普还执掌了一届美国总统。

民粹无关乎左右,极端左翼或右翼都有可能发展成民粹。但民粹没有自己厚实的核心意识形态,也无法给社会提供转型指引。

民粹政治是与精英或专业人士治理国家的政治理念相对立的。民粹不讲是非,没有追求真理和科学的精神,其最大的特点就是迎合民意,宣称其代表人民,为人民服务。

这在中国并不陌生。共产党夺取政权,就是民粹主义在中国的胜利。事实上,中国王朝循环,基本是民粹主义和非黑即白二元论摩尼教结合的产物。

“那些大学教授和大学生们只会啃书本,他们一不会打仗,二不会革命,三不会做工,四不会耕田。他们的知识贫乏得很,
……
知识分子和工农分子比较起来是最没有学问的人。他们不自惭形秽,整天从书本到书本,从概念到概念。如此下去,除了干反革命,搞资产阶级复辟,培养修正主义分子以外,其他一样也不会。”

这些话语对中国人来说是不是很熟悉?用在支持卡车司机和农民占领国会山堵塞公路上一点都不过时呢。

这是1966年毛泽东在一份批示上说的。

虚伪的民粹分子反建制、反精英、反科学,他们推崇工农大众,支持卡车司机和农民占领国会山,却把自己的孩子往精英贵族学校送。他们只是煽动利用大众,论诚恳,他们真比不上毛泽东。

毛泽东确实是民粹主义的践行者。工农专政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真是扶持了农民、工人还有售货员当副总理,放手发动群众,从工农大众中选拔干部治国理政。

这不是今天虚伪的民粹分子能做到的。但结果怎样呢?共产党自己都承认文革是十年浩劫,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

中共的实践是非常惨痛的教训。治国理政不靠专业的精英人士,靠开卡车的搞人民民主是靠不住的。

柏拉图在苏格拉底被一小群作为民主公民检察官的人审判并处决后,强烈地谴责了民主制度,并认为正是民主导致了大众的无知、歇斯底里和最终的专制。

柏拉图认为,专业知识是领导者应该具备的最关键属性。

民粹分子擅长炮制民意,鼓动人民,以夺取政权。古希腊人对此高度警惕,他们曾实施“流放制度”长达80多年,将善于驾驭人民的民粹领导者流放出国,让他没有施展本领的空间。

这个人不能算是被告,因为他没做什么错事,只是当作一种预防措施,防范深受百姓欢迎的人领导人民民主的暴政。

柏拉图的《理想国》被公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基石,虽然哲学王治国过于理想,不过其对于民主的反思仍旧具有重要意义。

民主和专制看似对立,实则在某些特定历史时期,前者却成为了暴政的肇因,尤其是一味迎合大众的民粹主义的民主。

这些年,民粹主义沉渣泛起,与互联网科技进步关系密切。

毕竟,民粹分子在家里敲敲键盘,就可以参政议政,还能通过一根网线深度鼓动那些缺少分析和认知能力盲从的大众。

善于蛊惑乌合之众的民粹分子获取社会关注和政治资源的成本指数化的降低了。这一点,反科学的民粹分子应该感谢科技的进步。

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的画作《愚人船》

塞巴斯蒂安·布兰特( Sebastian Brant,1457-1521 年)于 1494 年在巴塞尔出版的《愚人船》 ,成为宗教改革之前最成功的德语书籍。

这是一部中世纪晚期的道德讽刺作品,描绘了 100 多个傻瓜乘船前往虚构的纳拉戈尼亚岛的旅程,通过对他们的恶习和特点的有趣描述,为世界树立了一面批判和讽刺的镜子。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20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