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是暴力革命的内在动力

“容忍比自由还更重要”,胡适说的这句大白话读起来很简单,真正理解不容易,做起来就更难了。对中国人来说,把别人当人更重要。这里又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到底中国人对“人”有多少正常的认知和理解?底层中国人被统治者压在地上摩擦,备受歧视,底层之间歧视互害更严重。这种交叉歧视造就了病态的中国人。

这种病态,往往在王朝末年通过暴民起义表现出来。底层人群由于长时间受到歧视和欺凌,长期的压抑一旦爆发革命,就如同巨大的高压锅爆炸,暴民的烧杀掳掠往往也是惨绝人寰。如唐末的黄巢,两次攻陷长安,纵兵屠城,血流成河,将俘获的活人捣成肉酱作为军粮,那真是“天街踏尽公卿骨”,“我花开后百花杀”。

中共美化的黄巢之乱

据《旧唐书·黄巢传》载:“贼围陈郡三日,关东仍岁无耕稼,人俄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碎之,合骨而食。”

黄巢有个比他还残忍的部将,名字叫朱温。朱先是跟着黄巢闹革命,后来投靠朝廷,被唐僖宗赐名“全忠”,授以宣武节度使。这拉开了朱温灭唐惨烈的序幕。

904年,朱温杀宰相崔胤并杀唐昭宗,立傀儡李柷为帝;第二年,借设宴之机,将哀帝同胞兄弟九人杀于九曲池,又一夕杀尽宰相裴枢等朝臣三十余人。叛军中有个屡试不第、痛恨门阀的孙振,对朱温说:“此辈自谓清流,宜投于黄河,永为浊流。”朱温笑而从之。朱温杀人如麻,对部下、战俘、士人均滥杀成性,其凶残为史上罕见。

907年,朱温逼父母兄弟都被其杀死的哀帝李柷禅位,自己改名朱晃做起了皇帝,是为后梁。次年,李柷被朱晃毒死,至此大唐的皇子王孙,门阀士族几被朱温屠戮殆尽。五代十国的乱局开始了。

如此让人不寒而栗的杀人魔王,但在中共的历史书里,黄巢、朱温是农民起义领袖,都可以被追授为优秀共产党员。

王朝末年引起的分裂局面,最后还会归为一统,这个“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逻辑在哪里?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这跟造蛊一个道理:将不同种类的俗称百毒的多只毒虫放在瓦罐或坛中,使其互相咬杀,并吞食尸体,最后存活下来的毒虫就叫“蛊”。

在乱世中厮杀,最后一统天下的,就是最毒的那个“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