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来龙去脉

二战之后,毛泽东欲夺取长春作为中共与中华民国政府对峙的首都,林彪以“人禁出、粮禁入”的饿殍战术,对长春围城350天,一座至少60万人的城市,仅剩下17万人。

这次屠杀,比南京大屠杀还残暴,可以与叙利亚禽兽阿萨德相媲美。

远藤誉在《卡子:没有出口的大地》以及杜斌《长春饿殍战》的书中有基于史实更详细的表述。而后来林彪怕风畏光,怕水怕冷以及各种精神疾患,直到后来仓皇逃跑并坠机烧焦在蒙古温都尔汗,据说也是不堪忍受对战争中极端残酷屠戮同胞的回想和现世报。

共产党比日军更残暴。从历史上看,谁更狡诈更无耻更血腥更残暴,谁就能征服中国。中共在这方面无疑是胜利者。

毛泽东熟读二十四史,日本人也很了解中国的历史,特别是中国征服史。它们都深知征服中国,就是像满洲人扬州十日嘉定三屠那样的杀人竞赛。

中共更进一步的是,军事上征服中国之后,又屠戮近一亿的文化思想和艺术宗教精英,要从精神和心灵上彻底征服中国。这一点,日本人和蒋介石都做不到。更令人发指的是,中共就连中国人精神和文化上的祖宗都不放过,挖坟曝尸,挫骨扬灰。

看看章太炎死后,中共对其挖坟辱尸,日本人做不到。辛亥英烈同样被中共挖坟辱尸的还有一位鉴湖女侠。

共产党和国民党,是孙中山联俄政策引来的两个活畜牲,其中一个是西伯利亚狼,一个是可以驯化的狗。后来,深得苏俄基因的狼,它成功征服中国。

晚年梁启超评价说,“那不择手段的孙文,日暮途穷,倒行逆施,竞甘心引狼人室。孙文晚年已整个做了苏俄傀儡,没有丝毫自由。”

国共两党的征战,是狼和狗的征战。林昭写了一首诗,把它们比做两条恶龙。

她在《血诗题衣中》诗里写道:
双龙鏖战玄间黄,冤恨兆元付大江。 蹈海鲁连今仍昔,横槊阿瞒慨当慷。 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 汗惭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沧桑。

共产党的狼子野心,蒋介石考察苏联后也有感知,1924年,他致信廖仲恺:”俄党对中国之惟一方针,乃在造成中国共产党为其正统,决不信吾党可与之始终合作,以互策成功者也。至其对中国之政策,在满蒙回藏诸部,皆为其苏维埃之一。”

对于共产之祸,早在中共成立之前,中国的学人就有预感,1919年1月19日王国维致信罗振玉:俄过激党之祸,德匈及葡瑞诸国均受其影响,恐英法美诸国人亦未必不渐渍其说,如此则欧洲之文化富强不难于数年中灭绝。东方诸国受其祸亦未必后于西洋。

其实,早在1917年,王国维就提出了一个惊世预言:观中国现状,恐以共和始,而以共产终。到1924年,王氏对自己判断深信不疑,”以共和始者,必以共产终。”

同时代的郑孝胥也有类似思考和忧虑:”俄行共产制,举国皆为盗贼。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共产亡于共管。”

共管时代,个人权利被剥夺,不仅财产连同个人身心,都必被纳入管控范围。

这个时代,是不是看起来很熟悉?

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1925年3月,徐志摩游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他这样评说苏共:“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A political slogan on the wall in Longhua District, Shenzhen, Guangdong, China, picture1.jpg
由 Huangdan2060 -廣東省深圳市龍華區一道路放置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宣傳標語

5/5 - (2 votes)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2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