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有没有可能摆脱费拉化?

有人说,古代的中国人和今天的中国人,似乎根本不是同一个物种。从春秋到现代,中国人的性格历程如同直跌下来的瀑布,其落差之大,令人惊讶。源头的中国人,刚健清澈;唐宋的中国人,雍容文雅;明清的中国人,奴性十足,麻木懦弱。

今天的中国人,又变成什么样了呢?从普遍意义上来讲,是费拉化。费拉(英语Fellah,德语Fellache)是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这本书里引入的文化人类学概念,是一种后文化的族群,即一种文化衰落甚至湮灭后的产物,或称为文明的余烬残渣。

文明的残渣不是一天形成的,是极权专制长期格式化的结果。秦代以前,中国人是有独立文化族群意义上的存在,各族群也在沿着自己的文明进化。而自秦之后,就开始了长达两千多年费拉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剥夺人文化意义上族群自觉,进而剥夺自由个体的存在,根据极权统治的需要,把人变成极权统治的普遍性工具或说是螺丝钉。原有的族群文化形态被强制剿灭,进而实现对人的全面奴化。谭嗣同说,“两千年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两千年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 这里说的“乡愿”就是费拉。费拉没有信仰、没有独立的人格和自由,也没有原则,为了适应生存的需要即可以出卖肉体,也可以出卖灵魂,即欺骗别人,也欺骗自己,虽然本质上虚伪奸诈,但往往又会根据极权统治者的需要,编造一套思想理论和道德说教,假装自己是有文化的文明人。由于其具有很大的迷惑性,让国际社会误认为这是一种文明的存在。

“中华民族”本身是不存在的,直到晚清时期被梁启超等人发明出来,其本来目的是唤醒民族的文化自觉,进而形成现代文化民族意义的共同体,还原文化族群的本来面目,也就是去费拉化。梁启超认为革命党驱逐鞑虏的政治主张是“小民族主义”鼓吹汉族独立建国,进而从清朝的统治中独立复兴单一民族。“中华民族”理论的前提,是在现阶段承认中国境内各历史-文化群体之间原本存在的差异和多元,但同时也乐见其一体化的趋势,希望建立有如美国的国家,在未来成为无差别的大民族。“中华民族”这个概念直到今天还是失败的,并没有形成多民族文化意义族群的协同存在,也没有形成各自族群的单一文化认同。尤其1949年共产党篡夺大陆的统治权之后,用极端专制和思想清洗的实际行动迅速深化了“中华民族”的费拉化,并且利用这个概念和经过共产极权改造后的思想系统煽动狂热民族主义情绪,进一步导向危险的法西斯化。

费拉国家有没有可能完成如梁启超所愿的去费拉化,重归有独立文化意义和自由意志的多元族群存在,并像美国那样在自由宪政体制下形成一体化的民族大熔炉呢?这是有可能呢,虽然可能道路曲折,历时也会比较久,有可能也会经历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这些历史阶段。尽管有人对现世的中国人悲观绝望,但“在人不可能,但在神卻不然;因為在神,凡事都可能。”

中国人有没有可能摆脱费拉化?
5 (100%) 1 vote[s]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