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

基督教在唐代就在中国广泛流传了,唐德宗敕立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当下就树立在西安碑林博物馆里。这块石碑上说的是唐太宗贞观年间,有一个从古波斯来的传教士叫阿罗本,历经跋涉进入中国,沿着于阗等西域古国、经河西走廊来到京师长安。他拜谒了唐天子太宗,要求在中国传播基督教。此后唐太宗降旨准许他们传教,景教开始在长安等地传播起来。碑文引用了大量儒道佛经典和中国史书中的典故来阐述景教教义,讲述人类的堕落、弥赛亚的降生、救世主的事迹等。

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是一座记述景教在唐代流传情况的石碑,现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之一。

明朝时期,1582年(万历十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应召前往中国传教,8月7日到达澳门。利玛窦带来的各种西方的新事物,比如圣母像、地图、星盘、三棱镜,以及欧几里得《几何原本》,吸引了众多好奇的中国人。特别是他带来的地图,令中国人眼界大开。1601年(万历二十九年),利玛窦抵达北京,进呈自鸣钟、《圣经》、《坤舆万国全图》、大西洋琴等方物,得明神宗信任。之后利玛窦在北京以丰富的东西学识,结交中国的士大夫和公卿大臣,常与宾客谈论天主、灵魂、天堂、地狱。这当中最著名的,也是后来影响最大的是进士出身的翰林徐光启。

利玛窦

1610年(万历三十八年)5月11日利玛窦病逝于北京,赐葬于平则门外的二里沟滕公栅栏。利玛窦墓现位于北京西城区阜成门外的中共北京市委党校院内。墓碑上刻着“耶稣会士利公之墓”,有拉丁文和中文两种文字:

“利先生,讳玛窦,号西泰,大西洋意大里亚国人。自幼入会真修,明万历壬午年航海首入中华行教。万历庚子年来都,万历庚戌年卒,在世五十九年,在会四十二年。”

满清皇帝顺治帝宠信天主教,甚至直接称传教士汤若望爷爷。汤若望还被满清皇帝任命为皇家天文机构钦天监的第一位洋监正,康熙帝和顺治帝都尊称他为”汤玛法”。此外还有南怀仁等传教士得到满清皇帝的宠信和重用。

汤若望

南怀仁

今天,这些抵制基督教圣诞节的自称爱国的中国人,心态不如唐代的自由自信开放包容也就罢了,连个满洲人统治底下甩着个大辫子的满清奴才都不如。这些自称爱国者的小伙伴儿都是从哪里来的?到底是哪国人?

图片是传教士基歇尔《中国图像》的卷首插画。图上,在耶稣会圣人依纳爵·罗耀拉和圣方济的庇护下,汤若望与利玛窦这两位身负传教使命的传教士拉开中国地图,向西方介绍东方古国广阔的地域与繁荣的文明。

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碑文:

大秦寺僧景净述。 若常然真寂,先先而无元,窅然灵虗,后后而妙有。惣玄抠而造化,妙众圣以元尊者,其唯 我三一妙身无元真主阿罗诃欤?判十字以㝎四方,鼓元风而生二气。暗空易而天地开,日月运而昼夜作。匠成厏物,然立初人。别赐良和,令镇化海。浑元之性,虗而不盈。素荡之心,夲无希嗜。洎乎娑殚施妄,钿饰纯精。闲平大扵此是之中,隟冥同于彼非之内。是以三百六十五种,肩随结辙。𥪰织法罗,或𢫾物以托宗,或空有以沦二,或祷祀以邀福,或伐善以矫人。智虑营营,恩情役役。茫然无得,煎迫转烧,积昧亡途,久迷休复。于是 我三一分身㬌尊弥施诃戢隐真威,同人出代。神天宣庆,室女诞圣于大秦。㬌宿告祥,波斯睹耀以来贡,圆卄四圣有说之旧法,理家国扵大猷。设 三一浄风无言之新教,陶良用于正信。制八境之度,炼尘成真。启三常之门,开生灭死。悬㬌日以破暗府,魔妄于是乎悉摧。棹慈航以登明宫,含灵扵是乎既济。能事斯毕,亭午昇真。经留廿七部,张元化以发灵开。法浴水风,涤浮华而洁虗白。印持十字,融四照以合无抅。击木震仁惠之音,东礼趣生荣之路。存须所以有外行,削顶所以无内情。不畜臧获,均贵贱于人。不聚货财,示罄遗于我。斋以伏识而成,戒以静慎为固。七时礼赞,大庇存亡。七日一荐,洗心反素。真常之道,妙而难名,㓛用昭彰,强称㬌教。惟道非圣不弘,圣非道不大。道圣符契,天下文明。 太宗文皇帝,光华启运,明圣临人,大秦国有上德曰阿罗本,占青云而载真经,望风律以驰艰险。贞观九祀,至扵长安。 帝使宰臣房公玄龄,惣仗西郊,賔迎入内。翻𦀰书殿,问道禁闱。深知正真,特令传授。贞观十有二年秋七月,诏曰︰“道无常名,圣无常体,随方设教,密济群生。大秦国大德阿罗夲,逺将𦀰像,来献上亰,详其教旨,玄妙无为,观其元宗,生成立要。词无繁说,理有忘筌,济物利人,宜行天下。所司即于亰义宁坊造大秦寺一所,度僧廿一人。宗周德丧,青驾西昇。巨唐道光,㬌风东扇。旋令有司将 帝写真转摸寺壁。天姿汎彩,英朗㬌门。圣迹腾祥,永辉法界。案《西域图记》及汉魏史策︰大秦国,南统珊瑚之海,北极众宝之山;西望仙境花林,东接长风弱水;其土出火𦀸布、返魂香、明月珠、夜光璧;俗无寇盗,人有乐康。法非㬌不行,主非德不立。土宇广阔,文物昌明。 髙宗大帝,克恭缵祖,润色真宗;而扵诸州各置㬌寺,仍崇阿罗夲为镇国大法主。法流十道,国冨元休;寺满百城,家殷㬌福。圣历年,释子用壮,腾口于东周。先天末,下士大笑,讪谤于西镐。有若僧首罗含,大德及烈,并金方贵绪,物外髙僧,共振玄网,俱维绝纽。 玄宗至道皇帝,令宁国等五王,亲临福宇,建立坛场。法栋暂桡而更崇,道石时倾而复正。天宝初,令大将军髙力士,送 五圣写真,寺内安置;赐绢百疋,奉庆睿图。龙髯虽逺,弓剑可攀;日角舒光,天颜咫尺。三载,大秦国有僧佶和,瞻星向化,望日朝尊。诏僧罗含、僧普论等一七人,与大德佶和,于兴庆宫修㓛德。于是天题寺榜,额戴龙书;宝装璀翠,灼烁丹霞;睿扎宏空,腾凌激日。宠赉比南山峻极,沛泽与东海齐深。道无不可,所可可名;圣无不作,所作可述。 肃宗文明皇帝,于灵武等五郡,重立㬌寺。元善资而福祚开,大庆临而皇业建。 代宗文武皇帝,恢张圣运,从事无为。每于降诞之辰,锡天香以告成㓛,颁御馔以光㬌众。且𠃵以美利,故能广生。圣以体元,故能亭毒。 我建中圣神文武皇帝,披八政以黜陟幽明,阐九畴以惟新㬌命。化通玄理,祝无愧心。至扵方大而虗,专静而恕,广慈救众苦,善贷被群生者,我修行之大猷,汲引之阶渐也。若使风雨时,天下静,人能理,物能清,存能昌,殁能乐,念生响应,情发目诚者,我㬌力能事之㓛用也。大施主金紫光禄大夫、同朔方节度副使、试殿中监、赐紫袈裟僧伊斯,和而好惠,闻道勤行。逺自王舍之城,聿来中夏,术髙三代,艺博十全。始效节于丹庭,乃策名于王帐。中书令汾阳郡王郭公子仪,初惣戎于朔方也, 肃宗俾之从迈。虽见亲于卧内,不自异于行间。为公爪牙,作军耳目。能散禄赐,不积于家。献临恩之颇黎,布辞憩之金罽。或仍其旧寺,或重广法堂。崇饰廊宇,如翚斯飞。更效㬌门,依仁施利,每岁集四寺僧徒,虔事精供,备诸五旬。餧者来而飰之,寒者来而衣之,病者疗而起之,死者葬而安之。清节达娑,未闻斯美。白衣㬌士,今见其人。愿刻洪碑,以扬休烈。词曰︰ 真主元元,湛寂常然。㩲舆匠化,起地立天。分身出代,救度无边。日昇暗灭,咸证真玄。赫赫文皇,道冠前王;乘时拨乱,𠃵廓坤张。明明㬌教,言归我唐。翻经建寺,存殁舟航;百福偕作,万邦之康。 髙宗纂祖,更筑精宇,和宫敞朗,遍满中土。真道宣明,式封法主;人有乐康,物无灾苦。玄宗启圣,克修真正;御榜扬辉,天书蔚映。皇图璀璨,率土髙敬;庶绩咸熙,人赖其庆。 肃宗来复,天威引驾;圣日舒晶,祥风扫夜。祚归皇室,祆氛永谢;止沸㝎尘,造我区夏。 代宗孝义,德合天地;开贷生成,物资美利。香以报㓛,仁以作施;旸谷来威,月窟毕萃。 建中统极,聿修明德;武肃四溟,文清万域。烛临人隐,镜观物色;六合昭苏,百蛮取则。道惟广兮应惟宻,强名言兮演三一;主能作兮臣能述,建豊碑兮颂元吉。
大唐建中二年岁在作噩太蔟月七日大耀森文日建立,时法主僧宁恕知东方之㬌众也。ܒܝܘܡܝ ܝܐܒܐ ܕܐܒܗ ܬܐܡܪ ܚܢܢܝܫܘܥܩܬܘܠܝܩܐ ܦܛܪܝܪܥܝܣ‬
朝议郎前行台州司士参军吕秀岩书
助捡挍试太常卿赐紫袈裟寺主僧业利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