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和日本幼女的“樱花恋”

导读:当年孙文到日本访友,其挚友犬养毅探询孙文最喜欢何事,孙文不加思索回答“革命”,犬养毅接着问其次呢? 孙文以英语答说“Woman”,再问,孙文说“Book”。犬养毅说,孙文还算是个老实人。

十二岁的大月薰(1888-1970)

十二岁的大月薰(1888-1970)

孙中山一生四次婚姻,其中和十一岁日本幼女相爱,四年后结婚生子的故事鲜为人知。这位幼女就是大月薰。

大月薰的父亲大月素堂原是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商人,为孙文的友人。他庇护当时藏匿在日本的孙文,孙文而与大月薰相认识。

1898年秋因全家火灾,十一岁的幼女大月薰与全家寄住在孙中山横滨山下町一百二十一番号的寓所二楼。一日大月薰在房里不慎打碎花瓶,水顺势流到一楼孙中山的房里。为此孙中山委托当时横滨华商兼翻译温炳臣上楼了解原委。父亲大月素堂出于歉意让大月薰下楼亲自道歉,由此大月薰与孙中山两人首次邂逅。

1902年夏,孙中山的妾浅田春去世。同年,孙中山通过温炳臣向其父大月素堂提亲,当时男方三十七岁,女方是横滨高等女子学校三年生。大月素堂先以女儿年幼而拒绝,但后答应。两人一年后在横滨浅间神社结婚。

孙文

西木正明所著《孫文的女人》

1905年8月上旬在横滨的浅间神社和孙中山结婚,婚后和孙中山住在横滨中华街山下町121番号(两层楼的砖造洋房),也就是她们初次相遇的地点。1906年5月12日大月薰生一女,名为富美子(日语:冨美子)。孙中山在女儿出生前就因事离开日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见过两母女,但大月薰在多年联系不上孙中山以及失去经济资助的困境下,只能将五岁的富美子寄托在横滨保士谷区做酒业生意的宫川梅吉家当养女,并迫于生计卖掉孙文送给她的订婚戒指。随后又经人劝说,嫁给静冈银行总裁三轮新五郎之弟三轮秀司,却因大月薰私藏着孙中山书信被发现而离婚。之后,大月薰便完全隐瞒往事,远嫁到栃木县足利市的东光寺,与该寺院住持实方元心结婚。1929年11月生有独子实方元信。

冠姓宫川的宫川富美子在1951年才从外祖父大月素堂口中知道生母为大月薰,生父就是孙文。其儿子宫川东一著有《日本に遺された孫文の娘と孫》记述此事。

1956年,宫川东一亲自陪富美子到东光寺拜会大月薰。大月薰对女儿说:“富美的读音就是汉字的文,取名富美子,就是表明你是孙文的女儿。”至此,富美子才确信自己是孙文与大月薰的遗女,并为自己的身世之谜终于被揭开而尤感喜悦。日语“冨美”的发音为“ふみ”,与“文”字的训读相同。

据孙中山研究专家久保田文次在《辛亥革命と孫文》第九章〈孫文と大月薫・宮川冨美子〉介绍[9],于1984年8月18日在《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晚版)》上撰文介绍了孙中山日本妻子和女儿的情况,日本多家大报转载,反响很大,但是,由于当时国民党将孙中山神化,所以遭到国民党批判、封锁消息,当时只有党外杂志《自立晚报》、《自由时代》敢报导。此后,由于台湾政治环境逐渐宽松,横滨国民党支部出版的《国父与横滨》也介绍大月薰的情况。

中国大陆官方也承认此事,并由日本外务省安排下邀请宫川东一来武汉访问。宫川东一现在作为宫川经营研究所代表,经营酒类、加工食品业。

台湾部分,官方仍对大月薰讳莫如深,孙中山儿子孙科与曾侄孙孙必胜虽曾见过宫川东一,但不承认这段血缘关系。孙中山纪念会会长、编纂《横滨华侨志》的华侨教授陈福坡说:“根据我们长期来对国父中山先生的研究和对老一辈横滨华侨人士的调查考证了解,国父孙中山与大月薰之间的这段姻缘确实存在。为此,我们在编写横滨华侨志时,本着要还原历史真相的精神也对此作了客观记录。”陈福坡表示,过去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均刻意回避或消隐了这些史实,现在看来实在没有必要。历史伟人的力量在于历史的真实。同时国父中山毕竟也“是人,而不是神。”

来源:维基

附:影音资料

5/5 - (1 vot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