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ouchka的禅茶缘

Annouchka在展览开幕式上的现场讲演

这次展览的机会来自一位音乐家朋友路易斯·巴宾,他是这对迷人的夫妇的邻居和朋友,Juan Guan和Guodong Zhang,他们是拉瓦尔Loongese精品画廊的所有人。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独自展出我的作品了,为了更好地与內心世界重新建立联系,我已经部分地远离了外部世界、网络和社交媒体。这段更加内化的生活让我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写作、修行以及最近去世的生病的母亲身上。

这次展览对我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我以全新的面貌,与公众接触,回应召唤我的生活的涌流。

Juan Guan和Guodong Zhang对我的作品的热情,他们对我作品中这种神秘而又难以捉摸的东西的认可,激励着我去参加这个“搭建一座桥”的展览。我感受到这对来自中国的夫妇的语言之外的理解,仿佛他们都感受到了我的思想,我的存在状态,我的极限和我的伟大。

尽管有语言的障碍,我们的工作会议在Loongese茶香的环绕下,也在家里,在充满善意和友好的和谐中进行。我们在一起的时光让我们彼此了解,让我们一起工作,一起呼吸茶香,一起用小杯子品尝茶的味道。事实证明,这些在茶香环绕中的会议是一次宝贵的旅程,它将精神、友谊、事业和商业融为一体。我还要热情地感谢Sylvie Castonguay,我们一起和她相见,她很有风度和效率地负责了这次活动的传播计划。她的加盟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

在开幕式期间,有时艺术家可能会感到有些压力,对于展览所需的重要准备工作也感到疲惫。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在我的展览开幕的第一天,我往往会走到一些客人中间,而忽略了我所有努力的原因。现在我周围的一切,画廊里墙面上的画,已经失去了它的重要性。许多客人喝了几杯酒,开始谈论他们的担忧,而不是对我作画的手法和方式感兴趣,或者只是在思考他们眼前的东西。

我今天意识到,我并不总是尊重我的工作:多年来,它神秘的存在是在炼金术的熔炉里独自发展起来的。今天我想和你们一起纠正这个错误。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提升自己和我的事业,以及我脱离了现实生活的创造力和精神世界。我希望,我今天与新朋友们共同开创的伙伴关系将帮助我弥补这一缺陷。

“搭建一座桥”的开幕式与众不同,这种不含酒精的方式,使人们可以品尝不同的茶,让我们对作品产生遐想。从长远来看,这种忘记自我、放下个人顾虑的开放心态,应该会让我们的意识得到更新。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与茶道有关的记忆,也与禅师有关。作为一个外行,我在Mukiku Zen Ji禅寺跟随禅宗大师Mukiku的教导达十年之久。Zazen(冥想)和samu(肢体动作)是灵性训练的基本组成部分。

今天,那位慷慨地将他宝贵的教诲传给我们的大师已经去世,他的修道院也不再是一座寺庙了。尽管如此,播在我们心中的种子,不会因为老师的消失而消失。

有一天,Mukiku试图在我们的禅修中引入茶道,一种在禅和道中被寻到的精神之路。那时的我是个冲动的年轻女人,我的反应很消极。当年我就是那样。在与僧侣们共进晚餐的最后,Mukiku正式任命我为僧茶道未来的女主人!他宣称,没有我,就不成其为茶道。

我没有学习茶道所要求的复杂而严格的仪式的欲望。学习仪式的技术细节使我气馁。在我的脑海里,优雅顺从的艺妓们在茶室里踱来踱去,为那些大男子气的男人服务,这些形象令人不安地为这种仪式贴上标签。因为我的拒绝,当时我们还没能建立起对茶道的深度理解。师父所造成的这种情形,在我心中,这是一个未完成的意念,一个等待实现的机缘。

一两年前,我感到有必要通过我所写的小说的人物去探索茶道的世界和其中的觉醒。 我在1995年写了《笙与水龙》,该书由Annick-Press出版;2004年写了《迷惑的风筝》,由出版商Leméac出版。

或许所有的一切告诉你失去了机缘。但我与Juan Guan和Guodong Zhang茶会相遇和相见,早已被铭刻在宇宙的某个地方,总有一天会呈现。特别是今天接待我们的这对夫妇在柏林禅寺参加了茶会。柏林禅寺(最早建于汉献帝建安年间(196 ~ 220)),于1988年在中国北方重建。

2005年,中国最伟大的禅师之一、虚云禅师的继承人之一Jin Hui师傅接纳丹尼尔·奥迪尔(Daniel Odier)为这座柏林禅寺的禅师。Jin Hui师傅把赵州禅的血统传给了他,给他起了个名字叫Ming Qing(明清)师傅。丹尼尔·奥迪尔(Daniel Odier)的教导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他喜欢我的作品,通过他我认识到真正的精神旅程。我为他的一篇在我内心中萦绕多年的文章配上了插图。这是一封写给埃洛诺雷(Eleonore),一个七岁女孩的回信,她问了禅师八个基本问题。如果这个宏伟的计划有一天能在世界上实现,那该多好!

最后,我以Juan Guan和Guodong Zhang发给我的这首诗作为结尾:

茶偈

唐 无住禅师

幽谷生灵草,
堪为入道媒。
樵人采其叶,
美味入流杯。
静虚澄虚识,
明心照会台。
不劳人气力,
直耸法门开。

法语改编版来自我的同伴Stéphan Daigle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